<tfoot id="eg80k"><dd id="eg80k"></dd></tfoot>
  • <li id="eg80k"></li>
    <abbr id="eg80k"><option id="eg80k"></option></abbr>
      NEWS 行業(yè)動(dòng)態(tài)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(yè) > 信息動(dòng)態(tài)  > 行業(yè)動(dòng)態(tài)

      新聞導航

      城市照明大局觀(guān)

      來(lái)源:www.chinanvid.com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05 返回

           自從有了城市照明規劃這件事情至少也有十數年時(shí)間了,但大家看到的現實(shí)是幾乎沒(méi)有按照所謂規劃來(lái)做的城市。城市規劃的目的是研究控制和發(fā)展,城市運作系統的建立,提供給決策者一套參考指導文件。不同領(lǐng)域的學(xué)者對“規劃”下了不同的定義:

           德羅爾認為:規劃是擬定一系列的決策以指導未來(lái)的行動(dòng),最終實(shí)現既定目標,并且在此基礎上形成新的決策集合與新的追求目標;

           麥克勞林認為:規劃就是建立一整套廣泛且具體的目標,并通過(guò)對個(gè)人和集團的行為進(jìn)行管理和控制,以減少其消極外部性同時(shí)引導物質(zhì)環(huán)境產(chǎn)生積極影響;

           霍爾認為:規劃是設計一個(gè)行動(dòng)序列,以保證既定目標得以實(shí)現。

           城市照明規劃更類(lèi)似于城市設計中的具體照明環(huán)節,它和景觀(guān)規劃、園區規劃、土地使用規劃緊密關(guān)聯(lián)。它們同樣都是空間發(fā)展層面的規劃,形成了空間規劃體系。所以說(shuō)照明是視覺(jué)空間現象,它絕不是簡(jiǎn)單依附在建筑載體上,而是可以重塑空間形態(tài)。

           圖注:自從有了城市照明規劃這件事情至少也有十數年時(shí)間了,但大家看到的現實(shí)是幾乎沒(méi)有按照所謂規劃來(lái)做的城市。

           城市照明在中國具有顯著(zhù)的中國特色,這一點(diǎn)是毋庸置疑的。再也沒(méi)有一個(gè)國家和民族像我們一樣熱衷于從事“城市裝飾照明”。很多時(shí)候我們發(fā)現城市里照明的投資方向是建筑照明、景觀(guān)照明、水系照明,用到真正造福于市民的“功能照明”卻少之又少。功能照明的目的是讓人在空間中具備足夠的安全感和舒適感,便捷、準確地行動(dòng),包含安全照明、導視照明、廣告照明、辨別照明等。我們看到在城市中重要的景觀(guān)廣場(chǎng)上都不能保證國家標準照度,更不用說(shuō)在一些非重點(diǎn)部位,那里的照明水平更需要提升。

           圖注:城市照明規劃更類(lèi)似于城市設計中的具體照明環(huán)節,它和景觀(guān)規劃、園區規劃、土地使用規劃緊密關(guān)聯(lián)。它們同樣都是空間發(fā)展層面的規劃,形成了空間規劃體系。

           所以說(shuō)相比于裝飾照明,城市更需要的是功能照明,提供給市民安全的、舒適的光更重要,更能體現城市幸福。照明的大局觀(guān)并不是大規劃觀(guān),而是在城市照明規劃開(kāi)始之前先要明白這座城市的基本問(wèn)題,以及設計師心中的衡量標準。大局觀(guān)就是一套城市照明的評價(jià)體系,如何去評價(jià)一座城市照明的優(yōu)劣,認識這座城市區別與他人的地方,價(jià)值在哪里,如何將城市照明引領(lǐng)到更合理,更有進(jìn)步意義上。當代中國城市照明缺乏評價(jià)體系建立,更多地是各自為政,互相打架,在空間中顯現出手法、意義、圖景的相悖,文化的混亂。

           圖注:城市照明在中國具有顯著(zhù)的中國特色,這一點(diǎn)是毋庸置疑的。再也沒(méi)有一個(gè)國家和民族像我們一樣熱衷于從事“城市裝飾照明”。

           我們從三個(gè)方面來(lái)理解什么是城市照明大局觀(guān)。

           空間關(guān)系——

           城市是一個(gè)密集的彼此關(guān)聯(lián)體,可以按照區塊劃分,也可以依靠街道形成延伸,這樣就有了塊狀結構空間與帶狀結構空間。城市結構在視線(xiàn)上具有集體意識,也有穿透性、引導性和邏輯性。但是現實(shí)情況卻是城市的照明表現,這里的照明表現指的是為了突出建筑(主要是建筑)的存在而設計的眾多光的外顯,根本沒(méi)有顧忌到互相之間的作用,多數形成的是碎片化、無(wú)序列的混亂。

           圖注:很多時(shí)候我們發(fā)現城市里照明的投資方向是建筑照明、景觀(guān)照明、水系照明,用到真正造福于市民的功能照明卻少之又少。

           這和城市照明沒(méi)有大格局設計有關(guān),也和城市照明規劃的不深入、不具體有關(guān)。因為單棟建筑的投資方與建設方不同,所需要表現的需求也不同,自然是五花八門(mén)各顯其能。

           過(guò)于重視建筑裝飾照明是中國城市的一大特色,既然有這種現象,說(shuō)明這是中國社會(huì )所需要的。無(wú)可厚非。也不需要拿出來(lái)和國外的城市做類(lèi)比。但是沒(méi)有用空間藝術(shù)的標準去介入城市建設,就會(huì )讓設計師成了將單棟建筑拿來(lái)作秀的工具,而組合起來(lái)就成了凌亂。

           圖注:我們看到在重要的景觀(guān)廣場(chǎng)上都不能保證國家標準照度,更不用說(shuō)在一些非重點(diǎn)部位,那里的照明水平更需要提升。

           空間關(guān)系包含了:

           空間序列,一是主次關(guān)系,在一個(gè)區塊中主體是哪里,配體是哪里。二是亮度梯度,它和主次關(guān)系是密切相關(guān)的,空間亮度關(guān)系著(zhù)觀(guān)眾的視覺(jué)吸引,興趣點(diǎn),重點(diǎn)表達。

           空間組合,空間組合就是空間結構,彼此的體量、色彩、質(zhì)地、尺度,如何在一個(gè)密集的空間中形成組合的對比和聯(lián)系,這不僅是建筑設計的事情,在夜晚更是照明設計師的工作。

           面對一座城市時(shí)候,要有宏觀(guān)的整體認識,首先是清醒,知道我們要做的區域是哪些,核心區有什么,街道做為框架做為脈絡(luò ),哪些是需要刻畫(huà)表現的,街道上的標志物需不需要重點(diǎn)設計,如何成為區域的中心?城市的節點(diǎn)需要分類(lèi),廣場(chǎng)和商圈是不同的,道路交匯點(diǎn)和休閑公園也是不同的。沒(méi)有取舍,一個(gè)樓房沒(méi)有取舍,一個(gè)區域也沒(méi)有取舍,一個(gè)城市也就沒(méi)有了取舍。


          圖注:照明的大局觀(guān)并不是大規劃觀(guān),而是在城市照明規劃開(kāi)始之前先要明白這座城市的基本問(wèn)題,以及設計師心中的衡量標準。

           景觀(guān)帶如何設計?該保證市民需求還是滿(mǎn)足游客的探尋?兩者好像并不矛盾。剛才說(shuō)“裝飾照明”,其實(shí)它和“功能照明”兩者是可以共通相互作用的。光在空間中可以裝飾建筑也能反射到空間提供基礎照度。對于城市需要充分的前期調研,需要分析、篩選出空間中的多視角下的組合形式,然后再確定哪些是我們照明設計優(yōu)先表達的對象。

           城市情感——

           中國當代的城市問(wèn)題主要是同質(zhì)化太過(guò)于嚴重,大量的、密集的高層住宅已經(jīng)成為城市空間的主體。城市照明設計需要做什么?難道就是重復性地將這些高層住宅逐一點(diǎn)亮?我想絕不是這樣,雖然我們喜歡在建筑裝飾化照明上有很多動(dòng)作,但是并不意味著(zhù)將這些外表相似,設計乏味的住宅照亮會(huì )形成藝術(shù)性和審美性。



           圖注:過(guò)于重視建筑裝飾照明是中國城市的一大特色,既然有這種現象,說(shuō)明這是中國社會(huì )所需要的,無(wú)可厚非。也不需要拿出來(lái)和國外的城市做類(lèi)比。但是沒(méi)有用空間藝術(shù)的標準去介入城市建設,就會(huì )讓設計師成了將單棟建筑拿來(lái)作秀的工具,而組合起來(lái)就成了凌亂。

           當代中國城市重點(diǎn)要做的是什么?是這座城市的歷史記憶、傳統人文、城市精神、街區趣味。我們首先要做的是街道中人居尺度照明,把功能光、人性光做的更優(yōu)質(zhì)一些,更充足一些。

           可以這樣說(shuō)城市中照明是主角,為什么?因為城市沒(méi)有照明也就沒(méi)有了夜晚生活。我們在做一項最偉大的工作。今天我們做的主要工作就是城市裝飾照明,裝飾也能帶來(lái)城市旅游經(jīng)濟的繁榮,裝飾性對應的是藝術(shù)性,藝術(shù)是一項影響到人的情感、辨別、認知、接受的事情,藝術(shù)產(chǎn)生于形式,又可以超越形式。我們當代城市照明最缺乏的就是藝術(shù)的介入。

           我們用藝術(shù)來(lái)反映文化,體現城市情感,彰顯照明價(jià)值。


           圖注:空間組合就是空間結構,彼此的體量、色彩、質(zhì)地、尺度,如何在一個(gè)密集的空間中形成組合的對比和聯(lián)系,這不僅是建筑設計的事情,在夜晚更是照明設計師的工作。

      圖注:我們用藝術(shù)來(lái)反映文化,體現城市情感,彰顯照明價(jià)值。

           照明語(yǔ)言——

           語(yǔ)言是一種表達,照明語(yǔ)言就是一種燈光的形式表達存在。照明語(yǔ)言可以稱(chēng)之為照明手法,用什么樣的燈光準確、合理地將建筑以及建筑群落照亮?讓在夜晚看到的建筑能反映它在白天的體積關(guān)系,或者重新定義夜晚的建筑形態(tài),形成完全不同于白天的效果,形成視覺(jué)心理顛覆?用燈光來(lái)設計需要技巧,需要合度合適的設計語(yǔ)言,燈是詞匯,光是遣詞造句,而如何系統地將這一些組織成一篇好文章,這需要有好的語(yǔ)言方式。


           圖注:所以我們常??吹胶玫脑O計語(yǔ)言帶來(lái)好的審美效應,并不是將建筑裝滿(mǎn)燈,建筑就壯觀(guān)了,能用燈光給建筑提神,能用最少的燈具讓建筑呈現不一樣的藝術(shù)氛圍,這才是設計語(yǔ)言的最好體現。

           所以我們常??吹胶玫脑O計語(yǔ)言帶來(lái)好的審美效應,并不是將建筑裝滿(mǎn)燈,建筑就壯觀(guān)了,能用燈光給建筑提神,能用最少的燈具讓建筑呈現不一樣的藝術(shù)氛圍,這才是設計語(yǔ)言的最好體現。

           所以我們今天看到的城市裝飾照明多數是沒(méi)有運用好設計語(yǔ)言,很多充滿(mǎn)了“暴力美學(xué)”,將出光直接射向人眼和天空。

           我們也看到的用光沒(méi)有手法之分,無(wú)一例外的在建筑上裝滿(mǎn)燈。

           我們還能看到五顏六色的建筑,動(dòng)感十足的建筑,當然更多的是漆黑如墨的建筑。